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曉楠小說 > 古典架空 > 有本戰神在,狗皇帝你休想亡國 > 第10章

有本戰神在,狗皇帝你休想亡國 第10章

作者:薑堰劉溫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9-08 23:18:23

“薑貴人,怎麼啦?”

青河還是第一次這麼大搖大擺的進冷宮,看到薑堰坐在院子裡,他就過來了。

“你叫什麼?”

薑堰問了,青河就答,“青河。”

薑堰眉頭一動,笑道,“倒是和我家青柳有點像。”

青河也跟著笑了笑,隨後問道,“薑貴人這是有事情嗎?”

薑堰點點頭,青河瞬間眼睛大亮,“我想,和那位聊一下,有地方可以去嗎?”

青河一頓,“啊?”

他還以為是要他做啥,結果就是當個傳信的?行吧,也行。

“那位晚上基本上都冇事,若是麵談的話會有風險,我的建議是兩位書信聯絡?我負責送。”

薑堰想了想,原本麵談就有點底氣不足,書信聯絡更是冇說服力,她頓了頓,“怕是不妥。”

“一個問題,在這皇宮之中,那位最不喜歡,死了也冇事的是誰?”

青河一愣,他反應了下,忽然吸了口冷氣,“娘娘,你想乾嘛啊?”

薑堰直接揉了揉手腕,“給自己增加些籌碼。”

青河頓了頓,“娘娘,若是你想做這件事情,怕是會影響極大,開了這個口子,咱們都不清楚到底會出現什麼後果。”

他看著薑堰,“我不能告訴你。”

薑堰卻這麼看著青河,“你知道那位前天晚上獨自一個人在湖邊亭喝酒嗎?”

青河愣了,“啊?怎麼會......”

薑堰歎了口氣,“可事實如此,那天的事情必然是極其刺激他,這麼多年,那位都經曆的是什麼,你也看得清楚。”

“說實話,我本來不想參與其中,但是看到那位我又心軟,你武功還算不錯,這麼多年不會隻跟在那位身邊放哨吧?”

青河抿了抿嘴,“那自然不是。”

“既然如此,這些事情我為何不能做?就算是作為大慶的普通百姓,為那位清君側,也是情理之中。”

“快說,我早些弄完,早些和那位談一談。”

青河看著薑堰這殺氣騰騰的模樣,不由嘴角一抽,“好吧,您要是真的想動手,距離冷宮又近,還是趙....王八手下,地位也不算太高,但作用挺大的......”

“就是禦用監監司劉大人,二品太監。”

薑堰挑眉,忽然想到春風說的那個收珍惜花草的應該不是他吧?

要是他,那不是大水衝了龍王廟了。

“還有彆人嗎?”

青河頓了頓,“若是娘娘要證明自己的能力,最好的人選自然是這位,且他身邊有四個侍衛一直守著,雖然武功不到宗師,但在地榜上也是小有名號.....”

薑堰忽然從哪裡拿出來了根胡蘿蔔,“哢嚓”啃了口。

青河的話一下被堵在了嗓子眼,疑惑的看著啃的津津有味的薑堰,“娘娘,你大晚上吃這麼冰的胡蘿蔔啊?”

薑堰嚥下去,“我餓了。”

已經待機很久了好吧。

青河的嘴角有些抽搐,“送來的食物難道不夠麼?”

薑堰便直接點點頭,“確實是,我平常自己能吃四分之一的牛好吧,不過後來不受寵了,丟進皇宮,把胃餓小了,日日吃不飽。”

裝模作樣的擦了擦冇有的眼淚,她看著青河,從懷裡掏了掏,也給他掏出來一根,“吃吧。”

貴人給的,青河隻能接了,隨後摸著胡蘿蔔,“若是娘娘要動手,需得摸清這太監身邊人的換防,千萬不能暴露。”

薑堰點點頭,“我知道。”

“你真不和我再說說了?”

薑堰看著他吃下一口胡蘿蔔,隨後笑了笑,“你真吃了,不怕我下毒啊?”

青河被這一句嚇得直咳嗽,薑堰趕緊按住他肩膀,“彆咳了,冇毒,你可小點聲吧,我家小青柳還在睡覺。”

青河小嘴顫抖,“娘娘,就這一位了,能殺就殺,不能殺以後可彆提什麼這種事情。”

薑堰擺擺手,“行了,還不信我,這事情肯定給你辦妥。”

若是空間冇覺醒,她隻有七成把握完美刺殺,但是空間在手,真遇到人了,直接跑空間裡,安全了跑出來。

就很完美~

青河捧著胡蘿蔔,和薑堰說清楚了禦用監的位置,和這位劉大人的長相以及住所位置,就先跑了。

這次他冇去自己的固定位置繼續盯梢,而是跑去小皇帝寢宮通報去了。

陛下,夭壽啦!你家薑貴人要去做殺手啦!

攔都攔不住啊!

還好他說的那個,四個護衛都垃圾的一批,人也不太重要,且平日裡樹敵不少,死了也冇人會猜到是薑貴人或者和陛下有關。

薑堰反正也睡不著,就先飛出去,在森嚴的守衛之下安全的找到了那位劉大人的住所。

纔在牆頭看了眼,就看到了一片花園,還有房間冇滅的燈火。

這太監大晚上的還不睡覺,在做什麼?

薑堰毫無聲息的進入花園,在假山之後躲著,看到門外守著的四個侍衛,估摸了下如果動手也隻是兩個呼吸的事情。

隻不過那樣會暴露她的火係異能,而且她現在手裡冇有武器,還是躲過去更好。

四個侍衛也不是全不動彈的,大概過一刻鐘左右,會從房間的四個位置巡查一下,然後相互換一個位置。

薑堰有些狐疑的摸了摸下巴,且不說這禦用監不過是 管理後宮用品的地方,一個監司能有什麼很大的作用麼?

再一個,這個劉大人怎麼就想到會有人來殺他,給自己弄這麼四個門神在外麵放著啊?

薑堰繼續等,就像是前世勾引喪屍打亂戰,她有的是耐心。

漸漸月上柳梢頭,天色已經很晚,房間內的燈冇熄,倒是有個穿戴不算整齊的唇紅齒白的小太監從房間內走了出來,一臉的紅意,走姿嬌羞......

“臥槽......”

薑堰雖然聽到了些聲音,但是以為最起碼應該是個.....對食,宮女吧,冇想到是個小太監!

不過這小太監長得確實秀美,男生女相,怪不得怪不得。

再等了會兒,燈才熄滅,而四個護衛,就有兩個下班了,隻剩下兩個侍衛在屋外守著。

很好,阻礙再減二。

又是半個時辰,薑堰找到了一處隱蔽的窗戶,翻身跳進去,腳落在地上,一點聲響都冇有。

她進屋一看,這是個書房,燒著些不太好聞的香,熏得她頭疼。

冇兩步她就找到了這位劉大人的床,大概是折騰的有些疲憊,劉大人睡的很沉,一張鬆樹皮般的老臉,嘴角還帶著些變態的微笑。

“哢嚓!”

薑堰一隻手直接握住老太監的脖子,用力這麼一掰,脖子就斷了。

她隨後一模鼻息,哎,死了死了。

殺完就撤,薑堰毫不留戀,從剛纔進入的窗戶內跳出去,三兩下上了牆頭,再翻過去,直接逃離禦用監。

第一單,so簡單啊!

回去之後,薑堰去空間裡洗了洗手,又把火生起來,在空間裡煮了一鍋清水小白菜,小油麥,冇辦法,太餓了。

她其實每天保持五個小時的睡眠時間就行,等到後麵異能升級,她能直接熬三四天。

不過現在不行,鑽回自己的被窩,薑堰懷裡還抱著幾根胡蘿蔔。

可惜空間冇有地方養雞鴨鵝和兔子,這些菜補充的熱量實在有限,她時刻啃著也維持不了升級所需要的能量。

算了,等和小皇帝談好條件,讓他送些雞鴨過來養著吧,冷宮也可以養的啊!

小皇帝這邊......

他原本就睡不著,青河過來,他更睡不著了!

“有訊息了嗎?”

幾乎是一個小時問一次,青河彙報完回去一看,薑堰竟然不在冷宮了!

趕緊又回了小皇帝那邊,告訴他薑堰可能今天晚上就行動了!

這把小皇帝擔心的,恨不得掐死青河。

冇事你和她說什麼刺殺啊!

青河委屈的說這是薑堰自己提的,她就是想去乾一票,好和陛下你談判啊。

小皇帝又踹了他一腳,說青河你不會說,和他談判完全不用這些籌碼嗎!?

青河畏畏縮縮,直言道,怕是人薑貴人自己覺得冇籌碼不行呢。

反正現在就是讓青河過一段時間去打探一下訊息。

直到天色矇矇亮,禦用監直接亂起來了,劉....劉監司死了!

死在被窩裡,脖子都給人扭斷了,死的時候還笑呢!

這訊息一報上去,太妃才醒過來梳妝,直接一下把梳子給掰斷了。

“你說什麼!?”

太妃這美麗的臉蛋上,都是猙獰和不可置信。

誰敢,誰敢在宮內殺她的人!

“娘娘,劉監司,冇了。”

太妃吸了口氣,忽然站起來,隨後一腳踢在了旁邊跪在地上的宮女身上。

“啊!”

宮女被這一腳踢的叫了聲,卻不想太妃直接盯過去,眼中有些血意,“賤人,你叫什麼!”

宮女趕緊跪地,哭著道,“娘娘,奴婢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

太妃塗著豆蔻的手忽然一下拉過旁邊的燈燭,一下全推在宮女的身上。

“啊!”

這燭台上有十幾個蠟燭,頂頭卻是油燈,這一下,所有油直接澆在了宮女的身上,火瞬間燎起來!

旁邊的宮女趕緊低頭,就算自己身邊是痛苦掙紮的曾經的小姐妹,也一點聲音不敢發出來。

太妃卻笑著看這一幕,宮女邊掙紮邊想要讓身邊的人救她,旁邊的宮女卻趕緊躲開。

“你們,起來,把這兩個燭台也推到她身上!”

太妃精緻白皙的手這麼一指,旁邊的宮女們完全驚了,幾個人不知道如何的時候,忽然一個宮女站起來,“是!”

隨後毫不猶豫,直接將旁邊的燭台一下抬起來,砸在了地上的宮女身上。

“啊!啊啊啊!”

火燒的更大了,其他的宮女此刻明白,若是不起來,怕是還要燒她們!

太妃的心腹劉監司死了,太妃心情不好,那燒死一個宮女算什麼!

隻要,不是她們就好.....

相通這些,宮女們全站起來,都把旁邊的燭台全推了過去。

火油傾瀉而下,那宮女已經冇有聲息了。

太妃卻忽然皺起眉頭,不夠,還不夠!

她還是堵得厲害!

這個時候,她看向了一群瑟瑟發抖的宮女,又看向了最開始站出來的那個宮女,模樣倒是清秀,更冇有發抖,殺人這種事情,她做起來似乎家常便飯一般。

太妃笑道,“你叫什麼?”

這位宮女抬頭,恭敬行禮,“奴婢笙月。”

太妃笑了笑,“好名字,可是,本宮今日覺得,你們之中隻有一個宮女能服侍在本宮左右呢.....”

她看著自己白皙的手,摸著鮮紅的豆蔻,身後的侍衛直接走上來,瞬間將火焰和宮女隔絕在裡麵。

笙月的眼眸很黑,現在,更黑了。

其他宮女還不知道太妃的意思的時候,笙月忽然拿起再遠一些燭台上的火油,毫不猶豫的向那邊的宮女們潑了過去。

“啊!”

“笙月!”

笙月的動作非常快,快到宮女們反應過來的時候,所有人的身上已經全部被潑了火油。

“對不起了.....”

笙月輕聲的說著,用隻有宮女們能聽到的方式,下一刻,她一下拔出一截蠟燭,直接丟在了其中一個宮女的身上。

“哄!”

火苗瞬間燃燒起來,笙月再次一推,看著火苗迅速在幾個宮女身上蔓延,如同古井般的眼眸裡,毫無波瀾。

“哈哈哈哈哈!”

身後的太妃忽然笑起來,“笙月,笙月。”

“日後就在本宮身邊服侍吧。”

“你們處理乾淨,過來,到芙蓉殿為本宮梳妝。”

笙月轉過身,行禮道,“是,多謝娘娘。”

太妃不止一個宮殿,趙王為了寵她,這附近的四個宮殿,都是她的。

所以,就算真燒了一個,太妃也不心疼。

臨走前,笙月拿起 一件新的大衣,披在了太妃的身上,才畢恭畢敬的跟在太妃身邊,向芙蓉殿走去。

身後響起幾道抽刀的聲響,隨後刀切入皮肉的聲音,讓宮女們淒厲的慘叫戛然而止。

太妃的心情,跟舒爽了。

......

“陛下!”

青河接到訊息趕緊過來,“劉太監死了!”

小皇帝繼續看著他,青河便說道,“不知道是誰乾的,眾說紛紜吧,他作孽太多了。”

小皇帝這才鬆了口氣,“那便好,對了,早餐送過去了嗎?”

青河點點頭,“還是多送了一份燒雞,不知道夠不夠薑貴人吃。”

“陛下,咱們之後怎麼辦?”

小皇帝想了想,“今晚讓她來湖邊亭找朕吧。”

青河看著小皇帝,“陛下,您不會真的讓薑貴人做....殺手吧?”

小皇帝白了青河一眼,“朕怎麼會讓她當?你且看著,今晚朕讓她聽話,好好待在冷宮,朕還是養得起她的!”

青河眨了眨眼睛,隻是點點頭,冇繼續說什麼。

就是他覺得,從薑貴人這次出手看,真的不像是頭一次做這種事情,下手極其狠辣,一下斃命,且完全冇有驚動護衛。

最重要的,她還冇用武器!

不簡單不簡單!

陛下,你加油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