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曉楠小說 > 古典架空 > 我家逆徒她重生之後 > 第10章

我家逆徒她重生之後 第10章

作者:慕朝朝遲煜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9-08 04:59:56

一道瀑布從山頂傾瀉而下。

水簾濺起薄霧。

“錚!”

悠揚的琴音忽然響起。

遲煜一襲白衣端坐於山岩之上。

落手,撫琴,那一雙修長的手,潔白似玉,勻長如琢。

風拂起了素白的廣袖,掀飛了未束起的髮絲,一瞬間,彷彿天地萬物都失去了顏色,隻剩下他一人。

一道腳步聲傳來。

他微微側眸,落手,撫弦,琴音戛然而止。

“掌門師兄來此,可是有事?”

遲煜收了琴,緩緩起身,看向來人。

那人身穿一襲繡著流雲紋的青衣,麵容清秀俊郎,嘴角噙著一絲淡淡的笑容,看起來溫文爾雅,頗有一股書生的氣息。

他搖著一把紙扇,從竹林中緩步而出,走到了遲煜麵前,聲音清潤和煦,不疾不徐。

“靈雲門的主峰弟子,都被人給一鍋端了,現在找上門來,讓我們給個說法呢。”

遲煜的眼中閃過一絲詫異:“誰做的?”

“你猜?”

鐘離夙笑著說道。

遲煜皺眉:“可是北陽州雲家?”

鐘離夙收起了摺扇,笑著搖了搖頭:“你從時間亂流回來那日,便罰了雲夢溪九十九道驚雷鞭刑,險些將人打得半死。”

“但是,這次十大仙門,八大世家聯名過問此事,唯獨冇有雲家參與,你說,他們還敢更明顯嗎?”

遲煜沉吟片刻,問道:“他們為何被抓?”

“我哪裡知道。”

鐘離夙頓了頓,又忍俊不禁:“據說是我家微塵,欺壓凡間良家女子,還謀財害命。”

“他們也真敢說,誰不知道微塵這麼多年來,那是對女子避如蛇蠍,還會對一個村女下手,真是笑死我了。”

他越說越高興,眼淚都快笑出來了:“小師弟,你說,我家微塵是不是變壞了?”

遲煜冇有回答,看著他沉默了良久:“大師兄,他們在哪?”

“在來的路上,應該就要到了。”

鐘離夙緩緩說道:“師兄我準備在刑戒台,好好招待他們。”

遲煜眉宇輕蹙,隨後開口:“那走吧。”

他轉身,禦劍而起,向靈雲門刑戒台飛去。

鐘離夙看著他的背影,唇角輕勾,跟在他身後,飛身而去。

兩人很快便來到了刑戒台上空,落下。

幾乎同時,便有一群人浩浩蕩蕩,從大門走了進來,在他們身後,六位主峰弟子被困靈鎖拴成一串,拖了進來。

“鐘離掌門,玄曦仙尊,還有各位仙君,深夜到訪,打擾了。”

一紫袍中年男子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正是第二仙門羅浮殿掌門,藺寒羽。

他行了一禮,恭聲道:“我受人之托,為凡間女子的一位老父親前來討個公道,還請各位見諒。”

鐘離夙坐上主位笑了笑,冇有說話。

“嗯。”

遲煜微微頷首,目光掃向被困住,又被禁聲的弟子,發現少了一人。

“慕朝朝在哪?”

他聲音清越,語氣平穩,並冇有什麼情緒起伏。

但那滔天的威勢傾軋之下,卻讓人有些發怵。

羅浮殿掌門藺寒羽的臉色微僵,卻不慌不忙地問道:“還請問玄曦仙尊,慕朝朝是誰?”

“那是本尊的親傳弟子。”

遲煜淡淡說道,卻聽得羅浮殿掌門的心咯噔一跳。

他的目光落在那些被捆著的弟子身上,方纔知道自己被人當了槍使。

而眾人之中。

拖著重傷前來的雲夢溪聽到此話,險些氣得吐血。

那個女人怎麼可能是玄曦仙尊的親傳弟子,她怎麼配?

不僅她,就連其餘的人,此時也都震撼不已。

玄曦仙尊這麼多年,從未有收徒的意向,不論天資如何,他皆是不看一眼。

這個慕朝朝是誰?

竟然能有幸被他看中。

又是何其倒黴,現在居然不知所蹤!

羅浮殿掌門沉默了一會兒,開口說道:“我並冇有見到一個叫慕朝朝的人。”

遲煜的眉頭皺得更深了。

他手一揮,解開了六位主峰弟子的禁聲術。

“七師叔,慕師妹被人帶走了,不知去向,快去救她。”

君陌一被解開禁聲術,就開口喊道。

一旁的裴微塵剛想說話,卻是一口血噴射而出。

“微塵!”

鐘離夙身形一閃,扶住了他。

“我無礙,師尊不必擔心。”

裴微塵說著,擦掉嘴角的血,繼續說道:“快救慕師妹,她有危險。”

遲煜聽到這話,心頭猛地一跳。

他目光掃過人群,落在了雲夢溪身上,淡聲問道:“慕朝朝在哪?”

“我……我不知道。”

雲夢溪眼神躲閃,立即搖頭。

“是嗎?”

遲煜一雙眸子靜若深潭,他廣袖一揮,斷塵劍直直的飛向雲夢溪的眉心,停止不動。

那劍意冰涼的觸感,順著肌膚蔓延全身,頓時打了一個冷顫。

她連忙開口:“我真的不知,你為何不相信我?”

雲家主皺起了眉:“玄曦仙尊這是何意?”

遲煜並未理會,劍尖,卻是更近了一步,一時間,殺意凜然。

他再次問道:“慕朝朝在哪?”

“你……你為何總是追問她的下落,她哪裡比我好?你竟然要收她做親傳弟子!”

雲夢溪的臉色蒼白一片。

她不明白,這個慕朝朝究竟給玄曦仙尊灌了什麼**湯,竟會讓他當眾就給雲家難堪。

“她比你好。”

遲煜淡淡地開口。

“你……”

雲夢溪眼睛都紅了,杏眸含淚。

今日本來以為可以除了慕朝朝,再用那六個主峰弟子,換得拜師遲煜的機會。

卻不想會發展到如此地步。

遲煜他為了一個來曆不明的女子,就如此待她!

“玄曦仙尊,為了一個名字都未曾聽過之人,你又何苦咄咄逼人?”

雲家主一張臉漲得通紅。

他們雲家在世家中有頭有臉,可這個遲煜,竟敢如此放肆!

“她是本尊的人。”

遲煜的聲音淡然無波,他手指微動,劍尖,瞬間就刺入了皮膚,額間鮮血順著臉頰流了下來,雲夢溪徹底慌了。

他居然真的敢殺了她。

就為了一個慕朝朝!

她知道,如果不交代那個女人的下落,眼前這個冷漠的男人,真的會殺了自己。

想到這裡,雲夢溪的眼中劃過一抹狠戾之色,忽然笑了起來。

她抬起頭,看向遲煜,咬牙切齒道:“我看到她被人下了藥,賣到天心閣做花魁去了,說不定現在清白不保。”

“怎麼樣,劍尊大人,你還要收她做親傳弟子嗎?”

“即便如此,也比你強。”

遲煜收回斷塵劍,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說完,身形一晃,消失在原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