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曉楠小說 > 都市 > 天唐錦繡 > 第三千一百十一章 登基在即

天唐錦繡 第三千一百十一章 登基在即

作者:公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8 00:49:37

-

劉洎被懟得難受,不過並非發火,當下局勢自是以軍方為主,不然總不能讓他們這些文官衝鋒陷陣吧?之所以提及水師不尊號令、擅自行事,乃是為了日後做鋪墊。

皇位穩固、天下承平之時,自然刀槍入庫、馬放南山,到時候今日在太子殿下麵前這一番爭執自然會被太子憶起,進而意識到軍方的桀驁不馴……

鬥爭,從來都不是一時之勝負,更遑論文武之間為了主導朝堂的權力而爆發的博弈?

不過眼下自是不能退縮,蹙眉道:“所以吾等便坐視江南局勢糜爛,極有可能導致帝國南北割據、劃江而治?依我看,還是要申飭一番,予以責罰,水師的功績自然不能磨滅,但應當防微杜漸、懲前毖後。”

李靖有些不滿,沉聲道:“即便江南割據,那也是江南士族心無帝國、私利作祟,與水師何乾?”

文武雙方,展開激辯。

劉洎冷笑道:“這一次與水師無關,下一次呢?下下次呢?這般目無中樞、心無太子、自行其是,早早晚晚釀成大禍,到時候誰去承擔責任?誰又能承擔得起那個責任?”

“少說兩句吧,”

房俊敲了敲麵前案幾,淡然道:“當下時局,自應一致對外,彆弄這些勾心鬥角的陰損招數令親者痛仇者快好吧?”

他對劉洎極度不滿,此君自然是有能力的,上任不久又麵臨劇烈動盪的局勢仍能將門下省打理得井井有條,便可見一斑。但此人也有著濃厚的官僚特質,境界太低、心胸狹窄,目光短淺、格局不大,放在明清之時是一把黨爭的好手,但於國無益。

他素來不耐煩這些內部爭鬥,除去一分一分耗損帝國元氣,又有什麼正麵作用?隻不過人在朝堂,難免利益糾纏,卻也是冇法子的事兒。

與人鬥,其樂無窮。

事實上,身在其中不都也不行……

李承乾也頭痛,不過他性子綿軟,當此危機時刻更不願對臣下嗬斥敲打,遂順著房俊話風,勸阻劉洎道:“二郎此言不錯,當務之急自是一致對外,隻需剪除奸佞、維繫正統,他朝孤登基之時隻當論功行賞,惟願諸位愛卿與孤一道中興大唐,不負先帝宏圖之誌!”

皇帝還冇坐上呢,你們爭個甚麼勁兒?

一直耷拉著眼皮打盹兒的岑文字睜開眼睛,頷首道:“殿下之言正是道理,眼下不僅要提防晉王、伺機攻伐、剪除奸佞,也要將登基之事提上日程,朝野上下今早安排。”

先帝如今停靈於昭陵,尚未下葬,待到下葬之日必須由新皇扶靈,否則不祥,也不合禮製。

更何況當下晉王擁兵固守潼關,未來局勢如何暫且未知,早日登基、確定皇位,也好安撫天下人心,占據名分大義,對己方士氣之增長、對晉王士氣之打擊,極為重要。

不好拖延。

如此諫言,自是獲得在場諸人一致認同。

李承乾也很是振奮,距離皇位一步之遙,九五至尊、手執日月,誰能淡然處之?不過旋即想到父皇暴卒駕崩,雉奴引兵反叛,關中危急、江南糜爛、朝臣各有立場私心作祟,一時間又是黯然神傷,潸然淚下。

胸中壓力如山。

萬一自己不能挑起這江山社稷的脊梁,最終任由叛逆動搖江山、傾覆社稷,致使貞觀之弘治徹底葬送,該當如何麵對父皇在天之靈,如何麵對天下蒼生?

李承乾自認絕不會如同夏桀商紂那般暴虐,可隋煬帝雄才大略功蓋千古,隻因急功近利導致帝國滅亡卻也要遭受天下人唾棄辱罵,歸於“昏君”之列,可見君主這個身份實在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稍有不慎便遺禍天下。

身為君主,固然口含天下、生殺予奪,卻也要揹負如山之責任,若不能造福蒼生、開疆拓土,必將遺臭萬年,遭受萬世罵名……

至於登基之流程,倒是並不難辦,禮部自有章程,在有宗正寺從旁協助,自然萬無一失。

劉洎看著房俊,笑道:“越國公現在職務乃禮部尚書,殿下登基之事,還需越國公儘心儘責,若有需要吾等協助之處,還請直言相告,吾等必然全力以赴。不過話說回來,二郎其實應當歸於吾等文官之類,畢竟已經不掌軍權,何以處處以軍方領袖自居?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右屯衛與北衙禁軍被先帝聖旨儘歸於李道宗麾下,水師名義上的最高將領是大都督蘇定方,最起碼在官麵上,房俊已經全無半點軍職,卻代表軍方與自己爭權奪利……實在是古怪至極。

這話藏著刀子,一則有質疑房俊居心之嫌疑,你其實是一個文官,卻始終覬覦軍權是什麼意思?打的什麼主意?再則也有挑撥離間,當著李靖的麵稱呼房俊為“軍方領袖”……

不等房俊回答,李靖已經笑著說道:“國之宰輔,自當上馬可以定邦、下馬可以安民,出將入相,古之賢臣也。文武並舉方能宰執天下,畢竟軍政不分家,否則似老夫這般隻通一道,如何輔佐君王治理國家?即便勉強為之,隻怕亦要禍亂超綱,辜負君王厚望。”

劉洎眨眨眼,頗為詫異的看著李靖,都說李靖朝爭不行,但是這番話語說的那叫一個陰陽怪氣,偏有理由充分,讓人難以駁斥……

以自己為例,言及隻通武略、不能文武並舉,實則是在諷刺他劉洎隻通文韜一樣不算文武並舉,故而不能為國之宰輔。

水平很高……

連李承乾都對李靖刮目相看,驚歎道:“都說衛公天資聰穎、觸類旁通,以往孤還不信,如今觀之,確實活到老、學到老,每每有所精進,令人讚歎敬服。”

這是調侃李靖一把年紀了,年輕的時候吃虧於朝爭,此時卻能駁斥得劉洎說不出話,實在是進益太大……

眾人便都笑起來。

李靖自己也笑,謙虛道:“實不相瞞,老臣腦子雖然不傻,但笨嘴拙舌,需得有人在前頭引領著,才能偶爾跟得上節奏,說上幾句,可若是讓老夫當麵鑼對麵鼓的對上劉侍中,那隻能是甘拜下風,然後回府一個人生悶氣。”

這會連劉洎都笑了:“可不敢當衛公之誇讚,若說朝野上下誰的嘴皮子利索,房二郎必然當之無愧,畢竟滿朝禦史言官有若是不曾被房二郎懟的內傷?時至今日,禦史言官們但凡彈劾房二郎,事前都要左思右想、深思熟慮,但往往依舊被房二郎駁斥得滿臉通紅、啞口無言。”

因著之前文武之爭而引起的緊張氣氛,在李承乾的調和之下逐漸緩解。

房俊笑著看了李承乾一眼,微微頷首。

一個合格的帝王,必然是一個合格的政治家,可以不通兵書戰策、不諳詩書經義,甚至可以不事生產、五穀不分,但不能不懂得如何引領朝政。

這一點上,李承乾進步很大。

當然,他之所以全力支援李承乾,除去李承乾乃帝國正朔之外,更在於其懦弱、寬厚之性格。

國家的政治體製其實並不是那麼重要,因人而異、因地製宜罷了,彆人用得好,不見得適合自己。而“法治”是人類社會的終極模式,可以摒除所有政治體製的缺點,揚長避短,即便真正的“法治”永遠不可能達成,但這是人類社會進步的標誌。

他厭煩君主集權,這種“手執億萬黎庶之生殺大權”,動輒一言而決人生死的製度,實在是要不得。

人力有時而窮,再是英明神武的帝王也不可能麵麵俱到,執政之時難免有失偏頗,這就需要群策群力,有一個強有力的機構去限製皇權,君臣、上下得以平衡。

這是他心底一個美好的願景,否則下半生若僅隻是躺在功勞簿上享受榮華富貴,人生豈不是太過單調了一些?

當然,願景之所以稱之為願景,是因為絕大多數極難達成……

幾百上千年的君主集權體製之下,想要從中殺出一條縫隙限製皇權,其難度比之將泰山橫移百裡也不遑多讓。

但是理想這個東西,即便再是不可思議、不可置信,總該是要有的……

*****

從昭德殿出來,時間已經接近晌午,雨勢小了一些,但淅淅瀝瀝並無停止的跡象。

宮內的喪儀已經結束,各處宮殿都被內侍宮女拾掇一番,裡裡外外整潔如新,雨水沖刷之下,紅牆金瓦亭台樓閣清亮簇新,花草樹木鬱鬱青青,雖然天色陰沉,卻也令人耳目一新,壓抑多日的心情略有舒緩。

正欲出宮回府,有兩個身姿窈窕的宮女擎著油紙傘走來,到得近前,萬福施禮,其中一人聲音清脆:“奴婢奉長樂殿下之命,請越國公前往淑景殿,有要事相商。”

房俊微愣,長樂現在這麼大膽麼?

在宮裡就敢這般堂而皇之的相招,這份氣勢頗有幾分大唐公主放浪不羈的神韻……

房俊自是不會拒絕,從昭德殿前一個禁衛手中接過一把雨傘撐起,隨著兩個宮女走入風雨之中,沿著被雨水打濕的青磚地麵,穿過紅牆殿宇,施施然向著淑景殿行去。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