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曉楠小說 > 古典架空 > 冇看完電視劇卻劇穿安陵容怎麼辦 > 第10章

冇看完電視劇卻劇穿安陵容怎麼辦 第10章

作者:安陵容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9-08 03:59:18

春天下了幾場雨,也打了幾次春雷,天就突然暖和起來。一個訊息如同一個炸彈,把表麵平靜了兩個月了的後宮炸得沸沸揚揚——甄嬛新晉了莞貴人。

晉一級不算什麼,關鍵是冇有侍寢就晉級,這可是破天荒頭一次。我一聽立馬來勁了,大女主就是大女主,不鳴則已一鳴驚人,我終於可以緊抱女主大腿了,我也顧不上收拾,拉著眉姐姐就去了甄嬛宮裡,還冇到宮門口,就看到眾多宮人捧著各色珍品在碎玉軒進進出出,可見傳聞不假。

甄嬛穿著一身粉色的衣裳,俏生生的站在那裡,真是嬌羞好看。她將我們拉進屋子,羞澀的請我們坐下,眉莊很高興,握著甄嬛的手說不出話來,高興的都要哭出來了,其實我也很想哭出來,但是我和眉莊感情不一樣,她是真的欣慰,我是因為自己終於可以抱大腿了。

說了一會兒家常,眉姐姐忙著處理宮務,甄嬛這裡也有好多事情要準備,我們就先告退了。

也不過一兩天時間,就聽見甄嬛侍寢的訊息,她和我們不一樣,她是被皇帝帶到行宮裡洞房花燭,而我們是被裹得像奧爾良雞肉卷一樣抬進去的,可見皇帝待女主親厚。

甄嬛侍寢後第一天,我們去景仁宮拜見,我一路帶著寶娟,邊看風景邊說笑話,突然從旁邊過道裡闖出一個人,我定睛一看,是曹貴人,她怎麼總是這樣悄悄地出現在人麵前。曹貴人看見我,露出一副標準的笑容,說:“安妹妹,好巧了,不介意我們一起走吧?”

我素來和她冇有什麼交集,心想:“我說不介意你就能不跟上來嗎?啊啊啊啊!真的不熟啊姐!”

但是還是硬著頭皮乾笑了兩聲,說:“嗬嗬,哪裡的話,咱一起走。”

曹貴人衝我點了點頭,然後走在前頭,我隻好跟上。“妹妹這些日子,可曾見過皇上?”曹貴人突然開口。我本來覺得氣氛很尷尬,她既然挑起話題,我便說:“冇有,有一陣冇見到了。”曹貴人笑了笑,說:“安妹妹年輕貌美,又和莞妹妹交好,這都冇見到皇上,更彆說我們這些人了。”

我一聽這話茬,這是要搞事情啊,這不就是要挑撥我和甄嬛,意思是我倆關係這麼好,她搶了我的男人?玩兒雌競是吧?我對這種人冇什麼好氣,直接回懟:“我和莞姐姐如同一人,她好我也好。”

曹貴人臉上依舊笑意盈盈,好像我說了多麼幼稚的笑話,我皺了皺眉頭,不再想搭理她。誰知她又開口:“我好歹有個女兒,安妹妹,你在後宮,冇有孩子伴身,以後的日子可是會很難過的。”

我心中不服:生孩子太痛了,你愛生你生,你一胎一百零八寶。麵上仍然打了個哈哈,說:“曹貴人說得極是。”

後來她又說了一堆有的冇的,我隻是應付差事,久而久之,我感覺她也冇什麼耐心了。快到皇後宮門口的時候甚至加快了腳步,想要擺脫我。

我則是一個冇眼色的,小跑著追著她喊:“曹姐姐,曹姐姐你可等等我啊!我身體不好,跑不快!”誰知她竟然裝作冇聽見,呲溜一下冇影了。

我站在原地發懵,寶娟捂著嘴笑。我有些生氣,問道:“這什麼人啊,明明是她喊我一起走的,自己跑得倒是挺快的!”

寶娟笑道:“主子不必在意,話不投機半句多,何必和她一起,主子一個人多痛快。”

寶娟這話也是說到了我的心坎裡,於是我二人便自行走到皇後的寢宮,我來的不算太晚,找準自己的位置默默坐下,淳兒也來了,她和我位分相當,所以我倆坐在一起。

她坐下也不說話,隻是衝著我笑,眨巴眨巴大眼睛,我歎了口氣:“你還冇吃早飯吧?”她機靈地點點頭,我扯了扯寶娟的袖子,寶娟從袖子裡拿出一包點心。

“我就知道安姐姐兜兒裡帶了好吃的!”淳兒一臉開心,四下看冇人注意,往嘴裡塞了一口。

這點心雖然好吃但也乾巴,她可真是厲害,能一口接著一口吃還不喝水,這就是吃貨的世界嗎,我看著她倉鼠一樣的臉,問道:“淳兒,你可是胖了些?”她拿點心的手頓了頓,但是也僅僅停了一秒鐘,立刻將最後一口點心塞在嘴裡:“彆以為這樣說我就能少吃一個。”哦!甚好!

正說著,剪秋從後麵走出來,說:“皇後孃娘到了!”

我們便立馬站起來,皇後依舊和往日一樣雍容端莊,她緩緩落座,我們跪地行禮,我一直都發現一件事,皇後雖然寬容,但是對於行禮這件事卻十分板正,即便是皇上,有時候也會免我們的禮,可是皇後從來冇有過,無論是正式場合還是私底下,都一定會讓下麵的人畢恭畢敬的行完禮節。

我心中默默地想:皇後是如此注重皇後威嚴的人,這麼看重權力的人,又怎麼會這麼寬容,我心裡知道她是大反派,但是看著她和藹可親的笑容,又覺得她的演技過於爐火純青。

行完禮我們都落座,皇後還冇開口,就見儀態萬千的華妃娘娘從門外扭著小腰進來了,華妃這小臉,看多少次都覺得驚豔。她隻是象征性地蹲了蹲,便一屁股坐在首位,我看到大廳裡幾個嬪妃白眼翻的起飛。

皇後則是微微一笑,好像並不在意,她讓剪秋上了茶水點心。淳兒得了點心吃,根本不在意廳中的氣氛。華妃嚥了口茶,扶了扶耳邊的大寶石墜子,說:“皇後孃娘可真是節儉,現在還在用去年的陳茶。豈不知今年的好茶都送到了碎玉軒。”

好傢夥,開門見山的找茬。

那麗嬪見華妃這麼說,連忙打輔助:“怎麼不見新進的莞貴人?才頭一次侍寢,就這麼怠慢禮數?”

這也太迫不及待想要踩甄嬛了吧!

“作為嬪妃,服侍皇上是首要職責,莞貴人若因此遲到一時半刻,也是情有可原的。”敬嬪緩緩開口。

華妃狠狠剜了她一眼,鳳眼在場掃了一圈,定格到我身上,我心中默默唸:“看不到我看不到我,彆喊我!”彷彿我是上課不會回答問題的學生。

“安常在!你好生勤勉!可怎麼也不勸勸你的好姐妹?”

我隻好回答:“莞姐姐這幾天都在行宮,我倆不曾碰麵,所以冇能說上話。”

我心裡默默吐槽:這年頭,這裡又冇有電話,你讓我怎麼勸嘛?

哼,華妃冷漠地哼了一聲:“安貴人的藉口還真是多啊!”

我這哪裡是藉口,分明是實話啊!

“安妹妹一向少出宮門,所以在這些事上不太上心,還請華妃娘娘諒解。”眉莊糯糯地開口,還賠上了笑臉。

華妃似乎不吃這一套,冷哼了一聲,說道:“沈貴人倒是大度得很,要看著自己的好姐妹一個個得寵,還真是能坐得住。”

她這話不隻是說眉莊,恐怕也在含沙射影的說我。眉莊隻是微笑:“娘娘說得哪裡的話,眾姐妹誰能服侍皇上高興纔是最重要的,作為妃嬪,更不應爭風吃醋。”

她這話說得很符合封建社會淑女的標準,華妃一時也啞口無言。我看著端坐在上麵隻是喝茶微笑的皇後,心想:這皇後不是憋了什麼大招吧。

正想著,簾子被拉開了,甄嬛穿著一身淺綠色的衣裳嫋嫋婷婷地走了進來,手中還捧著精緻的白瓷罐。隻見她低頭順目走到中間,完完整整行了一個大禮,說道:“皇後孃娘,這裡是采集好的露水。”

剪秋笑著接過罐子,皇後臉上露出勝利的笑容,她依然不說話,剪秋代表發言:“莞貴人一早便來向皇後請安,禮數週全,又聽聞皇後孃娘喜歡用露水泡茶,便親力親為去收集露水。”

這話說得太打臉了,就好像品學兼優的全校第一校花有次考試考了全校50名,一群學渣冷嘲熱諷,校長卻跳出來說校花因為幫助老太太過馬路遲到了,所以少考了一科,樂於助人的精神可嘉。

人家學習好還品行好,你們差還要在後麵嚼舌根。

一時間大廳裡氣氛尷尬。皇後終於開口:“莞貴人平身吧,眾姐妹冇事,可以散了。”

殺人誅心!

“安常在留一下。”

皇後突然叫住了我。

甄嬛和眉莊擔憂的看了我一眼。隨後大家都退了出去,大廳裡隻剩下我,皇後,寶娟和剪秋四個人。

第一次和**oss獨處,我的心開始忐忑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