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曉楠小說 > 遊戲競技 > 淚痣中的月讀 > 第9章

淚痣中的月讀 第9章

作者:宇智波鼬宇智波泉 分類:遊戲競技 更新時間:2022-09-09 08:20:32

穀銅樹站在監考台最高處,吃驚得對身旁的東野說:“緊跟在鼬身後的是泉吧。”

東野點頭,不置可否。

“泉一直是努力型的學生,可是之前冇發現她這麼厲害啊。”穀銅樹的視線一直追著泉的身影,鼬的表現不足以令人驚訝了,但冇想到會有意外之喜。

鼬靈活地踏過遍地亂滾的鐵質圓筒,來到最後一關。

最後一關是三重十米多高的攀岩屏障,鼬清楚翻過第一重就看不到身後的情況了。

鼬回頭望去,泉還在鼬的視野裡,處於第二的位置,鼬竟感到莫名的心安。

此時,泉體力明顯有些不支,速度大幅度降了下來,她大口大口喘著粗氣,注意力都在腳下不聽話的圓筒上,每一步都跳的心驚膽戰。

當體力瀕臨決堤時,唯一能依靠的是意誌力下的專注。

這時大部隊從後方趕來,考場上起伏著孩子們發力時的呐喊聲。

鐮野終於看到了鼬的背影,暗自咬著牙,專心計算著圓筒滾動的時機,一步一步朝前邁進。

泉幾乎耗儘體力,用光最後一點力氣大跨步踩上最後一個圓筒,側方鐮野同時踏過泉旁邊的圓筒,率先過了這一關。

鐮野腳下發力太狠,被他踩過的圓筒向著泉前進的方向原地打轉,旋轉的角度越來越偏,與泉腳下的圓筒發生碰撞。

泉暗道不好,雙腿再也使不出一點力氣,劇烈搖晃了幾下跌下圓筒摔在了地上。

緊追在後麵的學生趁機反超了泉。

鼬用手指摳住凸出的岩塊,借力攀上石岩的最高點,至此結束了測考第二場的全部關卡。

鼬喘著粗氣稍稍站穩,心便有了牽掛。

“泉會選擇右邊的線路吧,那條線凸岩的間距是最小的。”

鼬難得有所期待。

第一名不會再讓鼬享受愉悅的感覺了,但如果泉是第二名的話。。。

鼬期待,當泉接近頂點的時候,他會伸出手拉她一把,和她一起站在製高點共享前兩名的喜悅。

想著想著,下方便有人出現在鼬的視線裡。

不是泉,而是鐮野。

滿心的期盼撲了空,失落是會有的,隻是鼬更擔心泉在途中是不是發生了什麼意外。

鐮野始終憋著一股勁,前半程發力太猛,到最後一關手腳發軟,眼神開始渙散。

“該死!手腳不聽使喚了嗎?”鐮野雙腳蹭在凸岩的邊緣,手不停發抖,抓不住上方的借力點:“大話放了出去,如果連第二名都保不住的話,那就太丟人了,怎麼能讓鼬那傢夥看扁我!”

鐮野好像是從骨血裡抽出一些力氣,額頭青筋暴起,接連向上竄了好幾米,在離終點最後一步卻腳底踩空,想觸摸頂點的手停滯在無助地掙紮,下一刻就會跌落到原點。

啪!

一隻溫熱的手在鐮野下落的一瞬間抓住了他,鐮野慌忙抬頭,對上的是鼬純黑無暇的瞳孔。

鐮野怔在半空,任憑自己被鼬拉了上去。

“呼……好險。”鼬可費了不少力氣,坐在岩台上大口喘氣。

鐮野回過神來,意識到在脫力的情況下從十多米高的地方跌下去想安然無恙是不可能的事。

鐮野一百個不願意不甘心,也改變不了鼬救了他的事實,臉熱的似火燒,扭過頭不服氣地說道:“哼!多管閒事的傢夥,我不小心腳尖滑了一下而已,不需要你裝好人。”

鼬知道鐮野是在嘴硬,無奈的搖了搖頭,淡淡地說:“你冇事就好。”

接下來一分鐘時間裡,第三名到第八名已經塵埃落定,還剩最後一個名額。

鼬遲遲不見泉的身影,擰眉擔心地想:“是受了什麼重傷嗎?”

就在這時,從第二重岩障後飄出幾縷黑髮。

鼬眼睛一亮,隨即站了起來,發現來者果然是泉!

泉跛著腳走到岩障底部,深吸一口氣,吃力地向上爬著。

鼬觀察到泉的右肘蹭掉了一大塊皮膚,泉每次發力傷口處都在滲血。

眼見又有三人追來,泉咬緊牙關奮力向終點攀爬。

在終點休息的幾個人全部站起來為泉加油打氣,她冇有聽到鼬的聲音,卻能感受到鼬印在她頭頂炙熱的目光。

暗自許下過要追趕上鼬腳步的誓言,不能就這樣放棄啊!

“我一定要變得更強。”

“我一定要站在鼬的身旁。”

泉不顧傷口處傳來的疼痛,在身後的人馬上超越自己的時候,雙腳一齊發力,給泉加油的的幾個人把泉拽了上去。

“成功了啊。”泉躺在岩台上,虛脫後感覺四肢不是自己的了,意識漸漸模糊。

泉迷離中看到眾人在她身側圍了一圈,關切地俯視她,人群中擠過來那張熟悉的,清秀的臉。

鼬的黑眼球很大,是不摻雜一起雜質的黑,睫毛很長微微向上翹起,彎下腰,眼睛一眨一眨地看著泉,從泉飄忽的眼神中察覺到她也在看著自己,眼睛彎成了一弧月牙:“很高興能在終點等到你,泉。”

泉虛弱的閉上眼睛,眼角有淚光閃動。

穀銅樹靠著牆壁滿意地說:“這屆孩子都很能乾嘛。”

東野真吾讚同道:“鼬第一的成績依然是不爭的事實,有那樣的一個榜樣在,也激發了其他人想去追逐第一的**了。”

“孩子們都有著要去超越比自己優秀的人的想法,成長的過程纔不會乏味啊。”穀銅樹感慨著。

意識到這兩輪測考已經消耗了學生們的大部分體力,教官們商議第三輪測考改在第二天舉行。

宇智波美琴細心地幫泉包紮傷口,泉疼的時不時皺一下鼻子,葉月看著心疼極了,但她不能說出來。

葉月親眼見證泉的進步,她是理智的母親,不想用一味的溺愛成為泉進階為忍者路上的絆腳石。

母愛不該是愚昧的。

“好了,泉,以後可要多加小心哦。”美琴溫柔地笑著,眼睛彎成了月牙形,睫毛舒展得恰到好處。

鼬的眉眼很像他的母親。

“給美琴夫人添麻煩了。”葉月躬著腰道謝。

“不必見外的,鼬說過他很喜歡吃葉月做的三色丸子,我也想嚐嚐是什麼味道呢。”美琴收拾醫用物品,玩笑著說道。

葉月難為情地說:“下次我會多做一些,把美琴夫人的那份也帶出來的。”

“好啊,那就提前謝謝啦!”美琴說著便起身準備離開。

“那個,,美琴夫人。”泉怯懦的聲音像一聲嬌羞的貓叫。

“嗯?”美琴差點冇聽清,轉身問泉:“泉是在叫我嗎?”

“是的。”泉似乎要說一些很難開口的話,低頭紅著臉好像在儘力組織語言。

美琴覺得有趣,偏頭等待泉開口。

“鼬為什麼冇來。。。”

看我。

最後兩個字實在是難以啟齒。

哪怕隻說了前幾個字都是憋紅了小臉。

向家長打探同學是稀鬆平常的事,隻是對泉而言,摻雜了不可言說的情愫在其中,就變得很難為情了。

“鼬啊,他在家裡照顧弟弟呢,佐助那孩子依賴鼬比依賴我和富嶽還要過分。泉想去我家玩嗎?”

美琴的邀請很意外,泉呆愣地看向葉月,得到了葉月的同意後,泉開心地說道:“我想去!”

美琴笑著說:“那太好了,泉就跟我走吧。佐助一定很喜歡泉這樣可愛的姐姐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