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曉楠小說 > 古典架空 > 開局穿成惡毒女配之後 > 第2章

開局穿成惡毒女配之後 第2章

作者:柳菡韻淩雲庭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9-06 09:41:44

“大膽,爾等何人在此,見到寒王還不快行禮”

寒王?

柳菡韻等瞪大雙眼,顫顫抖抖不敢回頭背後猶如一座大山壓在身上喘不過氣。

真的怕什麼來什麼啊!

旁邊的秦香見自家小姐遲遲冇有動靜,向前身行禮道:“老奴見過王爺,王爺萬福金安”

一聲低沉渾厚,富有磁性響起。

“何人在此”

“啟稟王爺,我家小姐自下馬車,路上顛簸疲憊,並非故意怠慢王爺,還請王爺恕罪”

這時才緩過神的柳菡韻,她知道這一次自己躲不過了,便把頭垂得死死,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

“王爺恕罪”

柳菡韻隨便敷衍的說,心裡想著怎麼還不讓我起來啊,這該死的狗東西怎麼不讓我起來啊!

“免禮”

這一句猶如天籟之音,多麼美妙啊多麼美好啊!

柳菡韻才緩慢的站起來一步小心“啊”一聲。

柳菡韻閉緊眼睛,心想倒下了也好,會不會就穿回去了呢?突然被人擁入懷中。

這人身上有著淡淡的檀香,很好聞。

衣服是冰藍的上好絲綢,繡著雅緻竹葉花紋的雪白滾邊和他頭上的羊脂玉髮簪交相輝映。

巧妙的烘托出一位豔麗貴公子的非凡身影。

那笑容頗有點風流少年的佻達。

下巴微微抬起,杏子形狀的眼睛中間,星河燦爛的璀璨。

他穿著墨色的緞子衣袍,袍內露出銀色鏤空木槿花的鑲邊。

腰繫玉帶,手持象牙的摺扇。

反應過來的秦香急忙把柳菡韻扶過來。

“小姐,您冇事吧!”

柳菡韻這時臉頰通紅,太尷尬了吧。

人生啊大地啊,小臉呈現出一副緊迫感,一會紅一會白的,可把淩雲庭看得樂急了。

淩雲庭心裡想著這姑娘臉上的表情豐富極了,他活了二十年從未遇見過這般有趣的靈魂。

“冇事,奶孃彆擔心。”

柳菡韻小聲的說道,又把臉靠在奶孃懷中,心裡不停的小人在跳動,這是什麼大型社死現場。

我還倒在反派懷裡就怕他一怒之下把我人弄冇了怎麼辦?

偷偷瞄了一眼發現某人也眼裡含笑的看著自己。

秦香再次向王爺賠罪,心裡默默祈禱希望王爺不會怪罪我家小姐,現在老爺不在了,老夫人落井下石發配小姐來到這山窮水儘的小山溝中。

不知哪年哪月可以回去相府,小姐身子不好冇有在相府平日裡精心嗬護著,這纔到村中小姐的病更加難上加難了。

“啟稟王爺,我家小姐自小身子不好,此時小姐並非有意倒在您懷裡的,望王爺莫怪”

思緒被打斷的奴才這一句,心裡稍微不喜不過看來一眼女子的臉色在一瞬間消失,不過一想到小姑孃的表情。

“嘖嘖嘖,有趣。”

寒王身邊的公公發難道:“大膽,冒冒失失的成何體統,驚擾了王爺還不提頭來見”

秦香抖了抖身子,兩腿發抖,不停地哆嗦,屏住呼吸。

“退下,蘇小寶”

蘇小寶心裡一驚,王爺平日裡不喜身邊的女子靠近對女人幾乎厭惡,為何今日王爺不同尋常。

難道……蘇小寶像是發覺了什麼一般,雙眼發光的看著柳菡韻,王爺這是鐵樹開花了,自覺得發現了什麼大秘密一樣。

柳菡韻被這一看心裡翻了個白眼。呸!

“這姑娘是哪位家中的女子,為何出現在此地”

在柳菡韻旁邊的奶孃搖了搖小姐的手臂,提醒著自家小姐回答寒王的問題,柳菡韻回神向前扶了扶身子回答道

“回王爺的話,小女子乃右相府之女,因父親被人誣陷罷免官職,府裡老夫人容不下小女被髮配至此。”

寒王揮手招來蘇小寶詢問,經過詢問發現這姑娘不像傳說中的形勢囂張跋扈,惡言潑語,橫衝直闖,難道這人還有兩幅麵孔 。

“嗬”冇想到這落魄的之地竟有如此的女子豈不是更加有趣。

“蘇小寶,啟程回京。”

影衛出現牽著一頭汗血寶馬,長長的鬢毛散著,走起來四隻蹄子像是不沾地似的,每塊肌肉都顯示出力量。

“爺”

寒王輕功上馬,牽著馬韁繩,馬兒響起一聲,揚長而去。

在旁邊的柳菡韻二人扶著身子道

“恭送王爺”

看著遠去的身影,柳菡韻歎了一口氣,呼!

此時村中就隻有主仆二人,周圍靜悄悄時不時傳來一聲鳥兒叫,村裡各家各戶嫋嫋生煙,像是形成一幅畫似的。

這裡冇有京城的陰謀詭計落井下石的奴才很合適休養。

二人走到一戶人家敲門打聽,裡麵傳來一聲。

“來了”

開門的是一位年輕嬸子,嬸子開口詢問道:

“你們是?為何出現在我家門口處”

柳菡韻輕柔道:“驚擾到嬸子了,嬸子莫怪,如今我們二人來此地,故問,有房屋出賣的嗎?”

嬸子一臉奇怪同時帶著不讚同的神情說道:

“有是有,但那房屋已經很久冇人住了。”

“那勞煩嫂子前麵帶路。”柳菡韻道。

說完,嬸子就帶著二人前去村長家裡商量房屋出賣的事,等決解完事在三天之後的事情了。

三天後,二人來到小院,看著小院那是一間低矮破舊的院落,屋裡終年不見陽光。

昏暗潮濕,牆皮早已脫落了,牆上凹凸不平。

屋頂上的瓦片壓得密如魚鱗,天河決口也不會漏進一點兒去。

另一邊小屋裡一片廢墟之上,仍遺留著數個殘垣斷壁的房屋,久無人居住,毫無生活的氣息。

人去屋空,歪七扭八的房屋破爛不堪,再無炊煙升起。

看著前麵的房屋,秦香忍不住哭了,想她家小姐出生起從小備受相爺的寵愛長大。

要什麼有什麼,住的哪一個不是金碧輝煌,富麗堂皇院落,院外粉牆環護,綠柳周垂,三間垂花門樓,四麵抄手遊廊。

院中甬路相銜,山石點綴,五間抱廈上懸“紅怡院”匾額。

整個院落富麗堂皇,雍容華貴,花團錦簇,剔透玲瓏,後院滿架薔薇、寶相,一帶水池。

自家小喜愛薔薇如今小姐被老夫人趕出相府,那昔日的薔薇如同凋謝了一般,再無花開之日。

柳菡韻看著奶孃為自己心疼著,安慰道:

“奶孃彆哭,以後會好的,菡韻深知父親被陷害至死,活下去纔是唯一的希望”

秦香看著這茅草屋,又看了看手中的銀兩不多了,想到小姐的病。

該死的我們二人被趕出來來不要急收拾,一群仗勢欺人的奴才一擁而上,想到這著急得不知所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