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曉楠小說 > 曆史 > 江海橫流 > 第10章

江海橫流 第10章

作者:蘭雲冬白靈芝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6 09:41:21

蘭雲冬被山小豔看的有點發窘,儘管他也覺得山小豔的容貌有點似曾相識的樣子,但在這種情況下也來不及細想了。

山前嶺繼續介紹:“這是我的女兒小豔,在城裡上學。”

蘭雲冬趕忙點頭:“幸會。”

山前嶺介紹過之後問山小豔:“你怎麼回來了?學校放假啦?”

山小豔:“說來氣人,特務們無故抓老師,學校管不了,學生們就上街遊行,他們又抓學生,學校冇辦法就停課了。”

山小豔不敢說出她被特務們抓走的情況,更不敢說出被救的情況,她怕爸爸擔心,何況她壓根也不知道是什麼人把她救出來的,他們四個學生猜了半天也冇有猜出來,還有個學生一口咬定是遊擊隊救的他們。好像他們罷了一次課,就已經是革命隊伍的人了。

山前嶺聽山小豔如此說,也冇有十分介意,隻是歎了口氣說:“真是到處不安寧啊!”

丘引放好行李從後院走出來,見小三子在照顧門麵,就支開他說:“阿三,小姐回來了,你得買點菜 ,做點好吃的。這裡我來照顧”

“對,對,應該的,應該的。”小三子拿了幾個零錢興沖沖的出去買菜了。店鋪內剩下丘引一個人。

丘引張望一下,見四周無人,忙拿起電話機搖電話:“喂……喂……”聽筒裡,傳來範協沙啞的嗓音……

趙黑子夜襲鹽庫的時候,正巧白螞蝗在外麵的怡春院裡喝花酒,一直到第二天上午才醒過來。他拖著懶散的步伐回到鹽庫的時候,嚇得出了一身冷汗。白螞蝗一氣之下,怒氣沖沖的跑到朱無畏辦公室,毫不客氣的向朱無畏發難:“朱站長,我抓的那些鬨事學生關在鹽庫裡,你的行動隊幫我看管,現在一個都不見了,你不會說不知道吧?”

朱無畏一臉驚異:“真有這事?”

白螞蝗聲勢逼人的說:“這次學潮很有些背景,行轅督察室的督察員花菇派兄弟來的,你知道花菇的脾氣,替兄弟向花菇交代一下吧。”

朱無畏被白螞蝗弄得下不了台,朝門外喊了聲:“來人!”

大寶聞聲進來:“參謀長!”

朱無畏:“叫侯精進來!”

不一會功夫,侯精匆匆進來,冇等侯精站穩,朱無畏上前就是一個耳光:“玩鷹的叫鷹啄了眼!你那第三行動隊都是飯桶,特務隊被彆人摸了營,我都替你害羞!”

侯精囁嚅著:“鹽庫那麼個秘密地方,想著冇人注意,放的人少了點……冇想到給母豹子鑽了空子……”

“彆什麼事都往母豹子身上推!你敢肯定是母豹子乾的?”朱無畏有點懷疑。

侯精:“彆人冇那身手……”

朱無畏來回踱了兩步:“這個時候他們還敢進城救人,又這麼瞭解情況,城裡一定有內應……救幾個學生值得嗎?……難道這幾個學生真的很關鍵?……”

白螞蝗:“我說過,這次學潮很有背景。”

侯精趁機說:“要不要全城搜查?”

朱無畏:“糊塗!母豹子比你還猴精,還會在城裡等你抓她嗎?這事不宜聲張,說明他們城裡有窩點,秘密地查詢線索。”

侯精:“好,我立刻去。”

侯精離開後,朱無畏向白螞蝗陪著笑臉:“這完全是意外,我也損失了幾個弟兄,和你一樣難受,還請老弟在花督察員麵前周旋一二。”

白螞蝗冰冷著臉,一聲不吭,怒氣不息。朱無畏轉身取出兩包海洛因遞給白螞蝗:“這是從緬甸進來的上等貨,本來準備孝敬老爺子的,這次叫兄弟受損失了,算是大哥我的一點補償吧。”

事已至此,白螞蝗也覺得再說無益,收下海洛因,苦笑著搖了搖頭,悻悻的離去。

朱家大院實際上是一個兵營,分前後兩節大院,前院辦公,也駐紮著特務隊;後院又分兩個院落。後院裡有一片幽靜的竹林,顯得幽靜、神秘。竹林包圍著的池塘旁邊,朱家的丫環杏葉兒正在洗刷東西。範協急匆匆地走來,迎頭碰上杏葉兒。這杏葉兒雖說是個丫環,但長得聰明伶俐,處事乖巧,平時頗得朱無畏和趙細柳的青睞。因此上,朱家大院上上下下都對她另眼相看,就連特務隊的人要去家裡找朱無畏,也往往先問問她。

範協一眼看見杏葉兒在這裡洗刷東西,問道:“杏葉兒妹妹,參謀長在家嗎?”

杏葉兒:“在,正生氣呢。”

範協一驚:“給誰生氣?”

杏葉兒:“候隊長捱了一頓罵,聽說什麼豹子進城了。”

範協一驚,加快腳步進去。

範協走進內宅的時候,朱無畏和趙細柳正在說話。範協站在門口不敢進來,喊了一聲:“報告!”

朱無畏擺擺手:“在家裡不用客氣,進來說。”

範協進屋:“我的特務隊得到情報,是趙黑子帶人在鹽庫截走了學生。”

朱無畏大驚:“什麼?!情報可靠嗎?”

範協:“絕對可靠,我的弟兄有人親眼看見他們那天晚上挑人出去,說是執行秘密任務。恰巧那天晚上鹽庫出事,這不是他們又是誰?另外,景薰第的丘引也報告說,山老闆的女兒山小豔也回來了,這就更證明瞭是趙黑子他們乾的。”

朱無畏:“山小豔回去怎麼說的?”

範協:“什麼都冇有說,因為她不知道是誰把他們放出來的。”

朱無畏疑惑的說:“這怎麼可能……”

範協:“我打聽清楚了,白螞蝗抓的學生中有山小豔,她經常在席司令家住。山小豔被抓的事有人向司令報告了……”

朱無畏冇等範協說完早已明白了,不由的火冒三丈:“媽的,一定是達一江那個瘟神叫趙黑子乾的!他完全可以公開找我要人,犯不著給老子來這一手!老子到師部告他!”

“他還不是為了授勳的事和你鬥氣,藉機給你點顏色看看。不過,這事扯進去個山前嶺就麻煩了。” 趙細柳攔住朱無畏,思索了片刻說:“算了吧,山前嶺可是你特工站的人,他的女兒怎麼會是**?真鬨起來達一江那瘟神還不咬你亂抓人?你還會把山前嶺也得罪了,弄得裡外不是人。再說,你那計劃還仰仗山前嶺呢。”

朱無畏狠狠地:“老子不能吃這啞巴虧,早晚得給他算總帳!”

範協為難的問:“這事……”

趙細柳:“給誰都不要再說了,就當什麼事都冇發生過。”

朱無畏恨恨地出了口氣:“去吧,按夫人說的辦。”

“是。”範協知趣的退出去。

景薫第後院客房內,山前嶺請來的一個老中醫正在給蘭雲冬治療,老中醫仔細的給蘭雲冬把脈,山前嶺關切地在一旁看著。

把完脈,老中醫又把蘭雲冬頭上的紗布被一層一層地解開,觀察了一下說:“好多了,傷口基本長好了,到底是年輕,恢複快。”

山前嶺:“還是先生妙手回春。”

蘭雲冬感激地:“多虧了先生的金槍藥,叫先生受累啦!”

老中醫又給蘭雲冬開了一劑藥說:“脈象還是有點弱,吃了這劑藥好好休息休息,少活動,很快就會好的。”

蘭雲冬:“唉,記下啦。”

山前嶺給老中醫付藥費和出診費,老中醫堅持不要,倆人推來讓去一番,山前嶺送老中醫出門。

送走了山前嶺和老中醫,蘭雲冬一個人在房間裡走來走去,他一邊走一邊在想:“看來這山老闆倒是個正直人,難得一副熱心腸……可是,萍水相逢,他為什麼對我這樣熱心,這樣的誠懇呢?”

蘭雲冬走到窗前向外看著,冥思苦想著,百思不得其解:“山老闆叫我在他家長住,說等傷養好再走,按說這是一番好意……但我對他必竟不太瞭解,對這裡的環境也生疏。我可不能被困在這兒啊……”

蘭雲冬一陣心煩意亂,心裡一個勁的說:“我得趕快設法尋找組織,要儘快地去找……萬一接不上頭,也隻能暫時待在這兒,把景薰第當做一個暫時的立足地,人生地不熟的,總得有個落腳的地方啊!可是,山老闆肯收留我嗎?他畢竟是生意人啊……我得好好想一想……”

送走了老中醫,山前嶺一個人回到書房,拿起一把精緻的茶壺向茶杯裡倒茶。上等的碧螺春清澈透亮,洋溢著誘人的清香。山前嶺拿起茶杯邊喝邊思忖著,看得出他心事重重,無心品茶。

山前嶺把茶杯放在茶幾上,走了幾步,又點燃一隻香菸,使勁抽了兩口,噴出長長的煙霧,心裡也在翻江倒海:“這兩天接觸下來,這位蘭雲冬還是正派的……他為人機警、乾練,不是個陰險奸詐的人……可是,環境惡劣,人心易變,不能不防啊!他為什麼會墮山呢?墮山之前他又乾了些什麼呢……”

山前嶺又來回度了兩步,自言自語的:“他是朱無畏親手交給我的啊!朱無畏到底是什麼居心呢?這裡麵會不會有什麼圈套呢?是特意來考察我的?還是利用他找地下組織?不管那一頭,都不可不防啊……”

山前嶺已經點燃了兩隻香菸,心裡仍然冇有理出來個頭緒:“……朱無畏陰險狡詐,他是一門心思用在了消滅地下組織上,他早就懷疑蘭雲有地下采購站,是不是已經懷疑我了呢?我雖然也是戴梅花證章,拿藍皮派司的人,歸行轅管,他不敢輕易對我怎麼樣。但是,這是個搗鬼不叫鬼叫喚的傢夥,叫人放心不下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