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曉楠小說 > 曆史 > 記國征戰錄 > 第10章

記國征戰錄 第10章

作者:蘇驍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24 05:12:47

一身紫裙的秋夢君從屋中緩步而出,如同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一般,緩步踏入一片優美的庭院中。

隻見庭院內日色融融芭蕉葉兒卷,各種不知名的花朵爭香奪豔。蝴蝶在美麗的花簇之上上翩翩起舞,庭院中心的石亭上帷簾在微風裡自在飄垂。白玉的簾鉤上一雙燕兒低語呢喃,井垣的四周楊花柳絮飄旋飛轉。庭院之中幾個五六歲的小女孩在蜿蜒的的庭間小徑上追逐玩耍,發出陣陣的嬉鬨之聲。

“秋姐姐,你怎麼來了?是屋裡麵的那個大懶蟲醒了嗎?”庭院之中一名嬉鬨之中的粉衣小女孩看見紫裙少女後,蹦蹦跳跳的跑過來問道。

“書兒真聰明,看見我爺爺了嗎?”秋夢惜伸出手來,寵溺的摸了摸了小女孩的頭。

“秋爺爺剛剛被隔壁的左爺爺拉過去下棋去了”粉衣小女孩脆生生的回答道。

隨後隻見小女孩水靈靈的大眼睛機靈靈一轉,開口道“我去看看那個睡了三天的大懶蟲怎麼樣了。”說完便要邁起小腳向屋中走去。

秋夢君見狀急忙拉住小女孩,心中暗道,哪人重傷在身,現在剛剛醒轉,哪裡經得起你這小祖宗的折騰。口中卻安撫道“我來之前看見他又睡下了,書兒是個乖孩子是不會打擾彆人睡覺的,對不對?”

小女孩聞言可愛的小眉頭微微一皺“那好吧!這個大懶蟲比我還能睡,等他下次醒了我一定要問問他為什麼這麼能睡。”

秋夢君心中長舒了一口氣,對著小女孩微微一笑“我就知道書兒是個懂事的乖孩子。我要去隔壁的左爺爺家看他們下棋,瓷兒要不要一起去啊?”

“我纔不去呢,他們兩個人老是板著一張臉就在那呆呆的傻坐著,無聊死了。還不如在這裡跟小夥伴玩耍呢”小女孩翻了一個小小的白眼,搖了搖頭滿臉嫌棄道。

秋夢君聞言莞爾一笑伸手點了點小女孩腦袋“你個小鬼頭!”

“秋姐姐你笑起來可真漂亮。小女孩目光微微一呆。隨後小眼珠滴溜溜一轉,小女孩小手一抹下巴,做老人撫須狀。對著秋夢惜戲謔道“唉...以後不知道誰家的臭小子能有福氣能娶到我家夢兒這樣仙女喔”

“好你個小書兒,敢取笑我,看我不打了”秋夢惜看著扮作一副小老頭姿態的小女孩噗呲一笑,抬手做出一副欲打姿態,與小女孩往花海中追逐而去。

一大一小兩道俏麗的身影,在一片絢麗的花海之中嬉笑打鬨。彷彿兩個穿梭在花海中的美麗精靈。

另一邊,富麗堂皇的左府之中,兩位頭髮花白的老人分坐在棋桌兩旁,嘴裡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什麼。

“秋老頭,聽說你今天在聖湖救了一個人。”右側的黑袍老者落下一子後,對著對麵一身漁翁打扮的老者緩緩開口道。

“你這老傢夥從國相的位置退下來這麼多年,耳目還是那麼的靈敏阿。”漁翁老者麵色不變,將手中白子徐徐落下。”

黑袍老者輕輕地落下手中的棋子,淡淡的看了一眼對麵漁翁老者,口中隨意的說道“神教革新之事你考慮的怎麼樣了,當今陛下可不是一個耐心之人。”

“哎,你看你,說好的今日不談政事,下棋下棋”漁翁老者嬉笑著迴避道。

看著漁翁老者這幅打諢的姿態,黑袍老者緩緩放下手中棋子,神色認真的道“秋大教首!陛下已經為此事籌謀了近十年,教中其他兩派都已經同意了,革教之事已經是大勢所趨!你這又是何苦呢?”

看著漁翁老者依舊一副充耳不聞的樣子。黑袍老者身上的氣勢陡然一卸,語氣也漸漸放緩,耐心地勸道“你自己無所謂,但是總要為小夢兒和小書兒想想吧。她們年紀還這麼小。往後還有大好的青春年華,你難道想讓她們也為了你那愚蠢的執著跟著陪葬麼?“

漁翁老者聞言渾身吊兒郎當的氣質陡然一收,抬起頭來盯著黑袍老者認真道“革新之事關乎神教根基,在這件事上我是絕不可能妥協的。至於小夢兒她們我自有安排,就不勞左老頭你費心了。”

黑袍老者蹭的站起身來,有些氣急敗壞的說道“秋弈!這些年陛下的手段你應該比我更清楚,為了達到目的,他連自己的親生兒子都能視為棄子。你難道真的要執迷不悟嗎!?”

“左尚辰!你這話是什麼意思!?”秋弈聽聞此言,瞳孔微微一縮,語氣急切的問道。

“唉...你以為陛下不知道你在南征大軍中做得哪些小動作?實話告訴你吧,此戰不論結果如何,你安插在南征大軍中的的軍隊,恐怕都很難回來了。”

“那七殿下他!”秋弈夾著棋子的手微微一頓,聲音隱隱有些顫抖。

”不錯,七殿下作為月神教的神使,自然也會光榮的戰死沙場。你想要依靠七殿下和紀陽城與陛下談判根本就是無稽之談。“

漁翁老者秋弈聽聞此言,渾身的精氣神好像被卸掉一般,雙目無神的望著麵前的黑袍老者。

看著漁翁老者一副生無可戀的姿態,左尚辰歎了一口氣後道:”我言儘於此!你好好考慮考慮吧。我還會在此處待上幾日,你想好了便給我答覆吧“說罷丟下手中棋子,意興闌珊的向外踱步而去。

空蕩蕩的大廳之中,一身漁翁打扮的秋弈呆呆的望著麵前的棋盤。整個人好像一瞬間蒼老的許多。

另一邊左府庭院,前來左府尋找秋弈的秋夢君正好撞見了在屋外來回踱步的左尚辰,向前婉然一禮,清脆的開口問道“左爺爺好,請問我爺爺在這裡嗎?”

左尚辰看著一臉純真之色的秋夢君,目光之中流露出些許憐愛“在,就在屋中。“

”好,謝謝左爺爺“秋夢君說完邁著歡快的步伐跑向屋中。

看著秋夢君的背影,左尚辰喃喃自語道”小夢兒,希望你以後不要怪左爺爺。“

稍時,秋夢君與一臉頹然之色的秋弈從屋中走出,原來在庭院中踱步的左尚辰此時卻已不知去向。

”唉?左爺爺呢?剛剛還在呢。“秋夢君有些疑惑的開口道。

一旁的秋弈聽聞此言臉色愈發的灰敗,沉聲道”走吧,回府看看那個醒過來的年輕人”

片刻之後,左府二樓,左尚辰坐在大堂之中,看著手中剛剛到手的密報,沉默良久之後,口中發出一聲長歎“南征大軍中月神教軍隊全滅,七殿下失蹤,秋老頭這下我想幫你都冇法幫了啊...”

秋府,溫馨的閨房之中,一副漁翁打扮的秋弈滿臉凝重的看著床上陷入昏迷之中的年輕男子。伸手從桌上拿起一塊虎頭形狀的銀色令牌。看著銀色令牌老者眼中閃過絲絲猶豫之色。

”怎麼了爺爺?他怎麼樣了?是不是情況不太好?“侍立在旁邊的秋夢君,看見老者神情有些不對,輕輕地開口詢問道。

“哦,他冇事,小夢兒你先去尋一下小書兒,然後去大廳等我,我有些事情要跟你們交代一下“秋弈回過神來目光一定,對著紫裙少女道。

”噢,好“秋夢君聞言雖然有些不明所以,但還是按照老者的吩咐而去。

待秋夢君走出房間之後,老者眼神一變,緩緩的坐在右手邊的茶幾旁,冷冷的看著床上依舊一動不動的年輕男子開口道“小友還要睡到什麼時候,莫不是要老夫親自扶你起來?“

聽聞此言,床上的蘇驍心中無奈一聲長歎,看來是冇法矇混過去了。

緩緩的睜開雙眼看著老者道”老先生勿怪,小子身體虛弱所以睡的沉了些“

秋弈聞言,口中發出一聲冷哼不置可否。

蘇驍見此尷尬一笑,吃力地撐起身來對著老者抱拳道“在下朱樊,在此謝過先生的救命之恩,不知先生名諱。他日待我傷好之後必報此恩。”

”朱樊?不知華陽北軍的破軍都尉是什麼時候換了名字姓氏,改叫朱樊了?”秋弈神色微微一愣,譏諷道。

蘇驍心中咯噔一下,臉上不動聲色的開口道”老先生既然已經知道我的底細,還敢相救於我。想必我對先生來說應該還是有一些價值的。先生有話就不妨直說吧“

“不急,我且問你,你可知道你現在的身體狀況如何?”秋弈端起桌上的香茶輕輕的抿了一下,口中不疾不徐的問道。

“老先生這話什麼意思?莫不是想要在此處領教下在下的武藝?”蘇驍眼眉微微一挑,整個人的氣勢為之一淩,言語之中暗含威脅。

“你不必如此裝腔作勢。你胸口處的兩處箭傷雖說冇有傷及要害,但是由於受傷之後長時間浸泡在冰冷的寒澗之中,導致寒氣入體。已經傷及肺腑。現在的你彆說是動武,恐怕就連正常的活動手腳都覺得十分的吃力吧?秋弈輕輕吹了一口手中的香茗,不懈地撇了一眼床上的蘇驍,口中毫不客氣的戳破道。

秋弈慢慢的放下手中的茶杯,看著床上麵色變得有些難看的蘇驍,嘴角含笑“如果再這樣下去不出半月,待寒氣入侵心府,你身上的血液都會被凍滯,全身失去知覺。到時便會變成活死人一樣的存在”

“先生告訴我此事,應該不隻是為了嘲笑在下一番吧,有話不妨就一起說了吧!”蘇驍目光不變看著老者凜然道。

“好,蘇都尉既然這般急性子,老夫也就不兜圈子了。我可以治好你的傷勢,甚至可以讓你的武功更上一層樓。不過在這之前我需要你答應我幾個條件。”秋弈麵色一正,銳利的目光直視床上的蘇驍。

”什麼條件,說來聽聽“蘇驍迎著老者銳利的目光,眉頭微微一皺開口道。

”第一我會用一種特殊的血液注入你體內,替換掉你身體內的一部分血液,以此來驅散掉你體內的寒氣。屆時我會用秘法把我兩個孫女的心血摻入其中,此後你的性命將會和她們兩人相連。她們兩個若是身死你亦難逃一命。我要你在有生之年護得她們平安。“

“先生的意思是不是說,我若是身死了她們二人也會收到牽連?”蘇驍有些疑惑道。

“當然不是!此術是單向契約,你若身死她們自然不會收到絲毫影響。”老者聞言翻了一個白眼,一副你想的美的樣子。

”原來是這樣“蘇驍尷尬一笑。

”我還有一個疑問!我不明白以先生的權勢,怎麼會需要在下來保護你的孫女?“蘇驍意味深長的問道。

“你不必如此費力套我的話,告訴你也無妨。我便是三神教中月神教的教首秋弈,如果冇有意外我自然可以護得她們周全。不過現在國內形勢有些複雜,將她們托付於你也不過是未雨綢繆罷了”

“噢,原來是這樣!看來三神教在天牧國的位置也不如傳聞中那般崇高麼”蘇驍心中暗道。

“第二,我要你答應我,如果有朝一日,月神教不幸覆滅了。你要全力輔佐我孫女重建月神教。“還不待蘇驍回答。老者接著道“第三,如有機會進入月界的話,你要全力幫助小夢兒尋得父母。”

“月界?那是什麼地方,難道是古籍中記載的界外之所?”蘇驍憋了一肚子的問題,此時等老者說完,立刻迫不及待的開口問道。

“有點意思,你還知道界外之所?”秋弈眼中閃過一絲訝色。

“偶然間在一古籍中看到過罷了,難道界外之所真的存在?”蘇驍有些詫異的問道。

“不錯!不過界外之所隻不過是你們原神界對其他世界的稱呼罷了,其實每個世界都有自己的名字。”

“那先生所說的月界難道也是這些世界中的一個?等等..先生剛纔說你們原神界,難道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老夫祖上確實不是此界中人,而是月界之人。不過到老夫這一代月界人的血脈已經很淡了。”說完這句話老者眼神中流露出些許寂寥。

”聽先生此言,難道所謂的月界血脈還有什麼特異之處?難道不是你們這些宗教收攏教眾嘩眾取寵的手段嗎?“蘇驍依舊有些不解的追問道。

“當然不是,月界血脈可以從月光之中吸納月華之力為己所用,相傳血脈最純淨的月界人隻要身處月光之下力量便無窮無儘,宛如神詆。”

“那...”蘇驍聽聞此言還想在追問什麼

老者看著蘇驍一副打破沙鍋問到底部的架勢,大手一揮將其打斷”好了,關於月界與換血的事,稍後我自會差人給你詳細解釋,現在迴歸正題!老夫剛纔的條件你可答應?“

蘇驍沉默許久後,歎口氣道“先生可否給我一些時間,讓我考慮考慮?”

”也好!我有些乏了,你好好休息休息吧,晚些時候,我會再差人給你送來月界的相關資料。“老者說罷,便頭也不迴向屋外行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