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曉楠小說 > 古典架空 > 報告將軍,夫人隻想在鄉野當寡婦 > 第9章

報告將軍,夫人隻想在鄉野當寡婦 第9章

作者:落明紫姬長錦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9-06 08:37:00

“娘將那鐲子當了去,就在這不遠處買塊地建個新宅子!”夢氏想了又想,下了決定。

“那是留給弟媳婦的,要當也是當我的那份。”前世冇享受過母愛的明紫,享受著夢氏的愛。

“不能動你的,橫豎你弟弟還小,且他是個男子,自己立業成家也更容易些,這世道對女人約束太多,你更需留些體已。”夢氏說得認真。

“娘,這些都不當,咱再想想法子,興許賺銀子並不難呢?”

夢氏起了身,合上帳本失笑道:“就冇聽說過賺銀子不難的。”

明紫也不多說,拿著自製的工具又去河裡尋青魚了。

可蹲了一個早上,隻抓了一條大黑魚!

她拎著魚,還到那村民警告了再警告孩童們,說萬萬不能進的“盤雲山”外圍勘察了一圈。

盤雲山高且深,因深山見雲霧繚繞而得名。

山上有猛獸有毒蟲,經驗老道的獵戶都不敢往深處走。

明紫也不入內,隻在外圍轉了一會,手裡抓了一把光滑的石子兒,偶見野雞一隻,一枚石子兒擊出,野雞便垂了脖子。

一隻雞一條魚,也會是一頓好食,可明紫更想要賺點快錢,建個好點的宅子,也讓她爹孃不用再為銀子愁。

初春的山中還是蕭條的,樹上禿禿枝頭,草地上草木枯黃。

明紫想遇的是靈芝人蔘,可是……那好像是夢中才容易找到東西。

氣餒不是明紫的風格,她向來有迎難而上的品性。

今日她冇做好進山的準備,可等她養好這尚且薄弱的小身子,進山中闖一闖也是必然的事。

明紫將拿手中的雞和魚扔進揹簍裡,繞外山又走走看看纔回家。

在路上又設了一些補小動物的陷井,一直缺油水的家,來幾隻小野物補補也是好的。

因著她家最靠北,離她們最近的一家也是一裡多地,明紫這一路上也冇遇上人,卻遇“瘋狗”一條。

瘋狗鄭普童在她家不遠處蹲著,見到明紫眼睛刷的亮了,大步走近。

且聲淚俱下,哭訴起對她的相思之情。

他與她講相思?明紫黑了臉,很想飆臟話。

不過現下也無聊,她也就站在那兒靜靜地看著他演戲了。

鄭普童相當能說,從“紅豆寄相思”到“情到深處不能自己”……

聽得明紫白眼越翻越高!

原主的記憶中得知,這貨最以為傲的便是他是全村為數不多的讀書人了,更難得的是他早早就過了童生試。

因為知道原身是跟著夢氏學文識字的,他為了展現自己區彆於村裡的其他男子,就特彆愛在原身麵前拽拽文、嚼嚼字。

而原主的性子在張婆子的大嗓門下,微有點唯諾,還因夢氏的教育嚴格,縱使他是她的未婚夫,她也守禮得緊,與他也冇獨處過幾次。

而他張口就來的,曾經的風花雪月,不知是哪個幻覺裡出來的?

最終明紫不耐煩了,她說:“屁放完了冇,放完就趕緊讓一讓!”

自信的真普通一噎,一副被傷了心的樣子。

明紫是換了個靈魂的,不再是從前對鄭普童有些羞怯的小姑娘了。

她的風姿氣韻是從骨子裡透出來的,雖穿著粗布舊衣衫,可那布丁補得精巧,如同幾朵花在上麵一樣。

鄭普童的眼又亮了幾分,還染上了幾分窺視。

他又說自己早就悔恨聽了朱明秀的話,還犯了所有男人都會犯的錯,讓朱明秀露著胸脯給勾引了。

明紫想啐他口水,又覺得汙了自己的口水。一直在想對他與朱明秀做點啥,好為原主報個仇的。

如今看他這樣子,就這樣讓他與朱明秀這樣一輩子,就是最大的報複了。

嗯!待有空再給他與朱明秀之間點個火,再澆點油,也不是不可的。

明紫的不屑一顧令鄭普童臉色冷了下來,眯著不大的眼說:“小生無才,未得姑娘青睞,今日之舉會換姑娘一生陰霾,也實屬是相思太令人無奈!”

明紫看鄭普童一步步朝自己走過來。

她又不傻,哪會不懂他的意思?這新仇舊恨的!今日本不想對他下手的。

如今……

她想是折了他的腿呢?還是斷了他的命根子呢?是踢碎他的後槽牙呢?還是大門牙?

在鄭普童離明紫還有三步距離時,明紫還冇來得及動手,就有一個高大的身影橫在了她們之間。

身影麵對鄭普童說:“王某無能,未護得未婚妻汙言不入耳,今日之舉會換秀才郎半月不舉,也實屬王某腿腳不聽了使喚!”

美男是個精瘦但有肌肉的大高個,杵在五尺之高的鄭普童麵前,光身高就狠狠的壓製了他。

“你……你想乾嘛?我堂堂秀才,見到官老爺都不用下跪的。”鄭普童這貨還真冇種,才如此就嚇得癱坐在地了。

“哪又如何?”美男霸氣側漏極了,揍個矮子書生手腳麻利,簡直不像大病初癒者。

最後……

鄭普童更驚悚的嗷的一聲,捂著襠在地上打滾中。

“鳥”是爆了吧?明紫一個哆嗦。

王二朝著鄭普童又說:“王某是從邊境戰場上回來的,敵人是殺了無數的,彆說廢你,今日就是殺了你這個成了親還想欺良家女子畜生,也無人敢審我。”

王二這眼中的殺氣的銳利,也真是戰場上曆練出來的人。

“我再也不敢了打明紫的主意了!”鄭普童該是未想到,前幾日他嘲笑的將死之人,今日能揍到他滿地打滾。

“請叫她朱姑娘!”王二冷眼再次掃過去說,微頓了下又加了句,“或王夫人!”

說完臉色微微還有些發紅!

“是,是!”鄭普童雖然疼的直不起身來,可還是直點頭答應。

就在他的打滾中,從他腰間露出了一塊水汪汪的翠玉來,在陽光下刺人眼。

“將他那塊玉拿過來,那是我孃的,以前與他家訂婚時的信物,如今這婚約不繼續了,東西該拿回來的。”這塊玉曾是夢氏的寶貝,可她不知夢氏為何將它給了鄭家,還當了定婚信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